貝諾法王舍利塔.JPG

      噶瑪法王與法王子主法主持貝諾法王舍利塔開光安立大典.JPG

話說自從上次修完大白傘蓋佛母超渡之後

整個人就受到坐骨神經痛楚的折磨

這個折磨坐著會從腰一直延到小腿

小腿會非常的漲一直到妳的屁股坐的地方

就是非常非常的不舒服

發作的時候就是無法久坐

更好玩的是晚上一定會發作

發作的時候整支左腳就是不對勁

然後會痛到腰

為什麼呢

就是讓你痛到無法入睡

等到痛到昏過去才會睡著

 

好玩的是我去找任何的泰式按摩或整復治療

這個明明做好治療就不痛的

那知一回家到了晚上就復發

而且所有之前所做的治療都沒有一絲的改善

很明顯這是業障所引起的!

 

所以後來我就開始修大威德金剛破障消業的本尊密法

修了三天我請小月幫我掃描我背後腰股之間有一個像黑色的小磁石的東西

其實修了三天大威德金剛破障消業的本尊密法還只是在摸索階段

緊接著就進入上手階段

大概是第七天的時間我再請小月再掃描一次

果然那個小黑石不見了

賓果

所以應該我就應該這個業障病會好的才是!!

但是有沒有好啊?

沒有

但是痛的頻率少了很多

只是晚上睡前一定又是痛到從無法入睡到痛到睡著!

 

後來我就將大威德金剛融入到大白傘蓋佛母本尊密法中一起修

這個修法修了很多次

後來自然的就知道怎麼融入的做加修

大威德金剛百字明咒我非常喜歡

這樣修修的也非常的上手

就是有把握這樣修非常的圓滿

但是我的疼痛有沒有好啊?

其實上座修法時腳跟腰常常也是不舒服

但是修法時那些不舒服都不見了

所以慢慢就可以進入禪定中了

當然也是修到非常有把握

不可能我身上還會有幫人修法的這種業障的存在啊?

怎麼可能還疼痛還一直沒有遠離我?

我也真的是修到非常有把握

我現在身上不可能會有人家的所謂的冤親債主在我的身上

 

周日我就請小月來到我的修法壇城

我說你幫我問一下大白傘蓋佛母為什麼我還一直這麼的辛苦有這種痛楚的存在?

祂說這很正常

仁波切一樣也要承擔這種幫人修法的罪業替代之苦

你可以選擇幫人修法也可以選擇不要修

但是你幫人修法就要去擔待被修法者的罪業替代之苦

只是仁波切所承受的痛楚強度沒有像你這麼強

承受的時間也不需要像你這麼久

這個地方是有玄機的待會再解釋

 

那我就問佛母為什麼我之前修了三四次都沒事

這次怎麼這麼嚴重?

祂說之前我的修法的功德力其實有扛而且也扛的過

但是也有限度的

所以我的身體不舒服也有做一些治療

但是加上這次所累積的超過我的承受極限

所以我才會有這麼嚴重的痛楚

 

這時候我就請小月問一下大威德金剛

為什麼也修您的法了還是這樣?

大威德金剛只是一直笑

我說是不是我修超渡先修您的法祈請您的大加持

今天就不會這麼嚴重了?

祂笑笑

小月說祂的意思是誰教我不祈請祂幫忙的

我修超渡要再修得更細膩一些

殊勝的金剛薩埵大白傘蓋佛母大威德金剛超渡(按一下連結)

得到祂的認同

但是祂的法我也要再加強認真的修一下才行

 

這時我再請小月問大白傘蓋佛母

佛母您的威德力這麼強

為什麼我還需要去承擔這種痛楚?

祂說修法時就要考慮清楚你是要幫被修法者扛他累世的罪業的

以一般仁波切的修法來說

佛菩薩扛八分

仁波切扛兩分

那你覺得你修法跟仁波切的差別在什麼地方?

仁波切修法都是帶領喇嘛最少一次三位喇嘛一起修的

你是一個人修的

然後仁波切為什麼能恢復的這麼快速

第一仁波切的修法好

第二仁波切下面有喇嘛每天修法幫他唸誦上師長壽祈請文

他旗下的堪布喇嘛越多他恢復的越快

很有可能他全體僧眾修個三天他就完全好了

那你想你一個人打單獨戰要扛到何時?

小月說大威德金剛一直笑……

 

緊接著我就請大白傘蓋佛母與大威德金剛說

您們的威德力那麼的威猛

我如果修您們的法我的苦楚何時可以解除?

小月說祂們沒有回答

但是讓我要更專心細膩的修祂們的法

只有修法的功德力佛菩薩的加持力才可以快速消除這種罪業替代的痛楚

 

所以大白傘蓋佛母是把我當成像仁波切一樣等級的修行者來教育我

先想清楚該不該做?

要做就要承擔!

但是修法時如果可以更細膩的話

那種替代

根據小月轉述大威德金剛的意思是差很大的

大威德金剛的大力真的是讓你差很大的

佛母最後有教授我如何更細膩的精進修法!!

 

現在想起以前我的上師大日如來化身的札西滇津仁波切

他幫我們佛堂的師兄修法時都要先卜卦

每個師兄求修法

札西滇津仁波切每次都是修三種本尊法

而且每次都最少帶領三個喇嘛一起修

三個喇嘛都非常的資深

有一位喇嘛聽說他自己閉過三年三個月的關

自己時常獨自一個人幫功德主修超渡

大仁波切團體戰術而且修三種本尊的密法去解決一位眾生的問題

我們佛堂有另一位師兄請法最後也是非常的圓滿

但是他來台期間不長

幫了幾位功德主修法

最後也是生病

就算是這麼厲害的大仁波切也是要擔待眾生的罪業之苦

其實他回到慕斯坦之後也是一直生病

沒有兩年就聽到他往生的消息

你們聽到我這樣講是不是也非常的不勝唏噓的啊.....

 

所以你說我寫這個 極樂世界淨土的門票 (按一下連結)

這個真的是很慎重在寫的

前年我幫一位好朋友超渡

我的法師跟我說

你要請佛菩薩做主按照往生者的功果業報自然轉生去他該去的去處

不要擅自作主一定要將之送到阿彌陀佛極樂淨土

不然你要去扛往生者應該要扛的罪業

當時我就是執意一定要送好友上阿彌陀佛極樂淨土

那個時候也的確將好友送上去

但是那一回我自己修了好幾壇的法

再加上好友本來就修的非常的好

所以修法很圓滿我也一點替代都沒有

直到這一回我才深深體會到法師的交代

 

這種罪業替代之苦是時間到就開始痛

但是隨著我修法的精進度頻率減少很多

痛的時候一樣就是那麼的痛

不過看到大威德金剛一直笑

我相信真正認真的修祂的法祂跟大白傘蓋佛母一定會幫我的!

也經過這一次的修法替代

我才認真的修大威德金剛破障消業本尊密法

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現在很喜歡修大威德金剛百字明咒去消除我替代的罪業之苦

這個密法非常的棒的!!

~

 

點蓮師伏藏祕香修蓮師伏藏本尊密法是非常棒的

經得起考驗的

仁波切修法圓滿的祕密

以及仁波切能夠長壽的祕密你們看出來了嗎?

團結力量大

就是團結祈請佛菩薩的大加持力!!

 

後記:

在寺院中修法的最後唸誦上師長壽祈請文的當兒

僧眾所修法的功德就會有一部分迴向給上師了!

更甚的是你會偶而看到全院僧眾有的甚至是全世界的弟子都幫上師修長壽佛、白度母請求住世的增長福德壽元的修法!

我的心臟科好友在笑我這個不過是世俗的坐骨神經問題可能是椎間盤突出所造成

經由他好心的轉介我去看他們醫院的復健科主任

我就去醫院做了X光的檢查

結果兩張(正面與側面)X光的脊椎照片顯示我的脊椎構造很正常

其實我每年都有做健康檢查的脊椎構造一直都是很正常

最後復健科主任也說很正常

但是如果你這麼不舒服就安排來做個電療與牽引復健鬆鬆脊椎看看會不會舒服一些

那知道不做沒事做了復健更是不舒服

就是要你修法就對了!!

這種業罪替代之苦只有佛菩薩的加持力能幫忙的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mamuseum 的頭像
pemamuseum

昆山多傑的部落格

pemamuseu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