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卡吉美仁波切2017台北法會.jpg

      南卡吉美仁波切2017嘉義法會.jpg

這天我跟好友以及其小朋友小奇從南卡吉美仁波切的滿願寶王格薩灌頂會場走了出來

有一兩位認識我的師兄跟我說要記得拿三張南卡吉美仁波切開光的法照

一張是上師南卡吉美仁波切的法照

兩張格薩爾王的法照

 

本來我想幫小奇拿的

但是發法照的義工說要自己去領取

那我先去提車

好友與小奇坐上車時小奇說是格薩爾王的法照喔……

他說他剛剛有看到蓮師與格薩爾王ㄟ

我想可能他又再玩他的變形金剛

他在玩角色扮演的遊戲吧?

我並沒有很在意

其實自從上次在2017.1.23我寫下小朋友的天眼(按一下連結)這一篇文章後

我對小朋友有天眼的這件事我覺得應該是很正常的

只是一般的小朋友在慢慢長大後天眼就會被封起來

也因為小朋友看到佛菩薩能講出的細節有限

就是像看到美麗的風景那麼簡單

那你叫小朋友描述風景怎麼漂亮以及細節其實很多小朋友都會覺得很不耐煩

所以看到就看到

知道有這一回事就好

 

那昨天我跟好友全家一起去大溪老茶廠踏青

      大溪老茶廠.jpg

      大溪老茶廠_觀光工廠.jpg

這個整整從10/6 10/21 我跟好友在比賽看誰能全勤參加南卡吉美仁波切這次的格薩爾王、普巴金剛、多傑卓勒的修法與灌頂法會?

我看到我的兩位香友以及三位同學是全勤參加的!!

好友的小朋友小奇參加了大部分的灌頂法會

算起來是三個周末都泡在會場

我太太與好友的太太都抱怨連連

這個真的要有修法的法伴是非常難的

那你叫不修法的人三個禮拜都待在家裡真的是會悶到發慌

所以昨日立馬跟好友都帶家人一起出遊

 

大溪這邊真的是好風光

難怪蔣公陵寢要挑這個地方了啊!!

好像是台北人除了宜蘭外很棒的活動範圍

我們也是睡到九點十點出發時已經下午一點了

去的時候非常的快沒有塞車

但是回來時又去大溪老街逛

等到逛完用完晚餐已經八點了

正正正好是北二高最塞的時候

時速只有40

我跟好友研究怎麼避開這個路線

 

PoPago怎麼導航都要從大溪上北二高

這個是真正塞車的可怕路線

1968查到中山高時速九十

所以要怎麼從大溪走一般路線到中山高研究了好久

這個透過Google Map查看的到可以往平鎮的方向走

但是因為要設定PoPago往平鎮交流道的方向走那個設定上有困難

最後就是Google Map找個點設定

PoPago為輔

沒有想到順利的走上66號快速道路

很快的就接上中山高最後走高架道路

其實那個時候跟好友都很累

小奇坐在旁邊突然間就講了一個令我跟好友都眼睛一亮

想睡覺的念頭馬上清醒過來

我看他還在玩那尊他爸爸獎賞他這幾天乖乖參加法會的玩具

密卡登的月光劍把玩在手上

他說

我要將蓮師的力量聚集在我的手上

我跟好友說你要怎麼將蓮師的力量聚集在你的手上啊???

我跟好友都跟他開玩笑

小奇說~

在會場他有看到蓮師與格薩爾王像空氣般出現

然後搔他的耳朵的癢

他說很癢祂們再跟他開玩笑

然後他聽到南卡吉美

小朋友稱呼南卡吉美仁波切南卡吉美

南卡吉美就唸個咒

格薩爾王就變得充滿會場

然後就融入了參加者的身中了

所以我唸蓮師心咒將蓮師融入我的手上

我就擁有蓮師的力量了!!

 

我跟好友都嚇了好大一跳

小奇去參加法會

要嘛就是玩他的玩具

要嘛就是吃小糖果餅乾

要嘛就是睡覺

千萬也沒有想到原來他都知道南卡吉美仁波切在做什麼啊?

 

所以大家都參加了南卡吉美仁波切的修法與灌頂法會

你們接受到格薩爾王、普巴金剛、格薩爾王的加持了嗎???

哈哈哈~

好友說渡這個小朋友非常的累

他要早一個多小時去保留他跟小朋友的位置

然後再去幼稚園接小朋友

等到到了會場先送小朋友去就定位再去停車

真的是非常的趕

 

然後等到法會開始後

又要擔心小朋友有沒有乖乖的沒有吵到別人

有一半時間小朋友都會覺得很無聊

吵著要睡覺

那個抱在腳上睡

十多公斤壓在你的雙腿上

小朋友頭的高熱

一兩個小時下來兩腿與腰都快不行了

而且不是一場

是好幾場法會

以前有位香友想說那麼簡單就抱在腿上睡有多辛苦啊?

就一次半個小時

他嚇到了

所以這是好友為什麼慢慢變胖變壯的原因

因為長期的訓練啊……哈哈哈!!!

 

現在想想這一切都非常值得的啊!!

好友跟我說

以前他想說喝羊奶對小朋友氣管非常好

所以他去訂羊奶給小朋友喝

一剛開死小朋友只喝了1/3

2/3都是好友自己喝掉

慢慢的一個月後小朋友喝1/2

三個月後小朋友已經可以整瓶喝完了

 

小朋友要參加法會

一剛開始也是用半哄的

然後要給小獎品

後來獎品加碼

連續這十場灌頂他總共參加了八場

他得到了兩隻變形金剛

算起來大概是1600

但是他累積了多少福報資糧啊???

 

我有鼓勵了很多香友以及同學來參加

有幾個全勤參加的讓我覺得非常欣慰

縱使只有參加一場也與格薩爾王的化身南卡吉美仁波切結下法緣

2008年時我對格薩爾王、多傑卓勒也是一點概念都沒有

但是那時有把握住那個法緣有參加了多場南卡吉美仁波切的法會

2017年的今天發現這時的南卡吉美仁波切已經真正發出他格薩爾王的真實光

格薩爾王大法王的國王之姿光芒爆散開來

我跟一位實修格薩爾王多年的香友都發現了

我看他每場法會

不是只有灌頂法會

是每場修法的法會

他都很早就就定位了

我想他有天眼應該看的比我清楚才是的啊!!

所以他是南卡吉美仁波切的高徒

南卡巴桑我頂禮也~

巧的是小奇的法名是也南卡巴桑

我一次頂禮兩位將來都可能有殊勝成就的行者

南卡賢遍於吉日吉時寫下這篇短文

謝謝大家~

    pemamuseu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