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禮揚唐仁波切1.JPG

      頂禮揚唐仁波切2.JPG

      頂禮揚唐仁波切3.JPG

今天特地去蓮花光佛學會頂禮揚唐仁波切

金甯山寺的住持釋乘甯法師在台北寧瑪的中心跟台北揚唐仁波切的弟子結善緣

讓大家有機會在揚唐仁波切舍利安放於舍利塔前參拜~

在此中心安立了頂禮揚唐仁波切~

身所依揚唐仁波切親贈法相

語所依揚唐仁波切親筆咒語一紙

意所依揚唐仁波切舍利

這是因應揚唐仁波切的舍利塔將來會安立在彰化的金甯山寺很好的緣起

釋乘甯法師未來將會在金甯山寺安立揚唐仁波切的舍利塔

釋乘甯法師大家可能很陌生

但沒想到這位法師邀請東滇仁波切

     東滇仁波切與與乘甯法師於金寧山寺.jpg

在去年的108727(周六)上午9點彰化金甯山寺

再舉行一場伏藏蓮花王蓮師財神灌頂

這讓我下了很大一跳

 

後來才發現這位師父她也在2017611-18日由貝瑪里沙仁波切的皈依弟子劉光華師兄陪同

從台灣出發前往尼泊爾南卡穹宗祖寺烏金丘林安尼寺進行參訪及供僧

      貝瑪里沙仁波切釋與乘甯法師1.jpg

      貝瑪里沙仁波切與乘甯法師回祖寺2.jpg

      貝瑪里沙仁波切與乘甯法師回祖寺1.jpg

      貝瑪里沙仁波切與乘甯法師回祖寺.jpg

      貝瑪里沙仁波切祖寺.jpg 

      釋乘甯法師對南卡穹宗祖寺及來自安尼寺的僧眾進行供僧.jpg

如果大家眼尖的話應該會知道貝瑪里沙仁波切是敦珠法王與頂果法王的弟子!!

同時這時才發現原來貝瑪里沙仁波切是揚唐仁波切圓寂籌備會的主要負責人

      揚唐仁波切錫金舍利塔.jpg

      揚唐仁波切圓寂公告.jpg

因為有貝瑪里沙仁波切的幫忙得以迎請揚唐仁波切的舍利骨來台

並且在台灣彰化金甯山寺安立揚唐仁波切的舍利塔

釋乘甯法師近年來跟大圓滿上師有非常好的緣分

將來大圓滿密法應該會在彰化開枝散葉的~~~

 

揚唐仁波切所在之處就是如同佛陀般有如同蓮師氣場(按一下連結)~

揚唐仁波切是格薩爾王化身

同時前世的揚唐仁波切就是取蓮師伏藏山淨煙供的大蓮師伏藏師!!

貝諾法王說揚唐仁波切如他一樣~

揚唐仁波切跟貝諾法王一樣兩人都是貝瑪拉密扎(無垢友尊者)的示現化身

詳見~

把珍貴的上師當純金 - 頂果欽哲揚希仁波切談依怙主揚唐仁波切(按一下連結)

      

你很難想像如頂果揚希法王那麼尊貴的大仁波切那麼的尊敬揚唐仁波切

揚唐仁波切在知道他即將往生的前一年還特地前往五台山頂禮頂果法王舍利塔

在貝諾法王最後要往生普賢王如來淨土時揚唐仁波切也特別在貝諾法王的房間幫其修法(只有揚唐仁波切允許進入這個房間!!)

所以揚唐仁波切的證量如同前世的貝諾法王與頂果法王!!

 

在這個揚唐仁波切所在的這個空間裏

大家內心靜靜念誦蓮師七句祈請文

感受揚唐仁波切給予如同佛陀般慈祥與安寧的大加持

如同你的內心安立了一尊大樂蓮師一般~

 

 

PS:影片內容中文翻譯~

上師應像黃金,上師就是如此。若你能夠看到,你願意去看的話,那將會是個全新的境界。而那本身就是一種教法。非常重要的一點是,多芒揚唐仁波切他不管亦不會要求功名。他亦不會要求以任何方式去宣傳自己。所有人都知道,揚唐仁波切在中國的監獄待了二十年,我親自問過他一些問題,他有何感受,當中國人罵他,喝斥他和打他時,心中有沒有甚麼感受。(他說:沒有對中國的官員或士兵生起任何憤怒、傷感或者些許的煩惱,而總時為他們感到可憐和傷心,總是對他們生起悲心。

 

我認為這是現在你很難在任何上師或導師等等身上找到的了。今時今日我們有很多上師仁波切聲稱具有很高的證量等等。但人人都可以是,比如說,若我舉個例子,人人都能成為藝術家,可以是寫書法、現代藝術、傳統藝術,任何類型的藝術。但要成為一個藝術家,天生的藝術家,一個活於藝術世界中的藝術家,那是很難找到的。揚唐仁波切就是這樣,他活在佛法與修行的世界之中。他不會自居,不會推銷,不會宣傳,不會刻意做甚麼,他活在佛法的世界之中,他活在修行的世界之中,那是我所看到的,而我真的沒有在現今任何上師、任何修行人,所謂的修行人、堪布、祖古、僧人看到這樣的,可能我是盲的,但我看不到有很多。那是非常稀有的。我認為那是非常難去找到與之相似的。

 

揚唐仁波切與我的上一世,頂果欽哲法王有非常深的因緣,他們就如兄弟一樣,揚唐仁波切令人驚嘆地對欽哲仁波切,有一百分之一百的虔敬、信任及信心。欽哲仁波切每次傳法他都會出席,獨自一人,每次都會來受法然後離開。欽哲仁波切很喜歡揚唐仁波切,他常常說揚唐仁波切確實是位真正的瑜伽士。沒有絲毫對此世間及自身的貪愛與執著,只管盡己之力精進於佛法與修行。欽哲仁波切真的很照顧揚唐仁波切。即使欽哲仁波切圓寂後,你知道嗎,我個人認為,頂果欽哲法王是位偉大的上師,當頂果欽哲法王圓寂後,很多人被頂果欽哲法王所感動,改變了他們的生命,在他們的生命中展現出某些事情,開啟了一扇新的門,欽哲仁波切做出了偉大的事情。以各種方式,在很多人的生命中:上師、僧人、堪布、祖古、居士,亞洲人,西方人,很多人。當欽哲仁波切圓寂後,當中有些人仍然繼續,有因緣並繼續來見我,他們嘗試維繫此緣份,而對我來說他們這樣做我很開心,但是很多人確實沒有來見我,對我來說是沒有問題的。

 

但揚唐仁波切,你知道嗎,當我們的寺院第一次請仁波切於雪謙寺傳授天法明珠多傑的教法時,首先他來到後,在灌頂的第二天他希望能夠做一般是給上師而做的長壽供養,他說,我的上一世是他的根本上師,對他的一生非常重要,而他仍視我為相同的並希望能保持此緣份。

 

這令我非常感動,因為他年紀比我大很多,輩份比我高很多,當然不用說他有多高的證量,而我只是個小孩,甚麼也不懂,他所知的比我多得多,但我的意思是,他的這種想法,只是想到這點,真的令我大大的感動,感到像他這樣的上師,揚唐仁波切,你知道他隨時可以不用這樣做,但仍然非常關注這事情,令我很震驚,像他這樣的上師,因為我的意思是,誰會這樣做呢?今時今日人人都認為他們是很偉大,人人都認為他們是證悟者,那種很高的大圓滿上師,他們會向像我這樣的一個小孩頂禮嗎?當然不會。反而會想我向他們頂禮。但是揚唐仁波切,那是非常了不起的,你確實看到上師真正的功德,你知道甚麼是真正的上師,上師的功德。但是令人傷感的是,我發現很多人不關心揚唐仁波切。在丹忠,在錫金有很多人,對揚唐仁波切非常虔敬,但是大部分人,我肯定並不關心仁波切,他們並不關心。我看到一個情況,可能他並不出名,可能他不酷,可能他不能與你說同一種語言,可能他不能說英文,我發現今時今日的人渴求上師切合他們的口味,上師絕不可以切合你的口味,上師應該剛剛相反,而上師應像黃金,當你找到時,當你剛找到那金塊時,那是不規整的,不好看的,佈滿泥石,夾雜很多雜質,但是當你燒溶三次四次,從雜質中煉出純金時,你能得到那實在而純淨的金塊。上師就是如此。若你看不到的話,你將永遠看不到上師真正的功德;若你能夠看到,你願意去看的話,那將會是個全新的境界。而那本身就是一種教法,那本身就是一種教法,給我們的開示,給我們的修行,而我認為這是給我們最美妙的事物之一。

 

 

pemamuseu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